柴帽双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酒当歌www.yiheshui.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风翼船全速行进时可以日行千里,但因为沿途还要停靠岸点装卸货物,且河道蜿蜒曲折,驶出一个隘口后,也总有下一个需要减速的隘口,因而算下来,还得明日一早才能到达玄武城旅途闲暇无事,顾风却还有工作要做,聊完正事后,便先行离开,四人在船上四处转过一圈,最后又回到船舱中。郭朝阳和杜子衡坐在他们那边的榻上,各自单腿盘起,将剑横于膝上,拿着棉布细细擦拭。

商砚书支手靠坐在窗边,悠然地吹着河风,观赏沿路的江景,路乘半靠在他身上,无聊地晃了会儿腿,又侧头看向对面两人,问说:“你们在干什么?"当然是给灵剑做保养。”郭朝阳一副你怎么连这都要问的语气。

“灵剑还要做保养?”路乘说。

“当然了!”郭朝阳费解道,“你不也是剑修吗?你都不给剑做保养的吗?

说完后他又实然意识到了什么。那日迎战邪祟时。路乘确实是有用剑的,但只是练习用的无锋本剑,目已经被邪祟咬碎撕烂了“不做,我只有一把木剑,而且现在已经没有了。”路乘也果然这样说

所以这家伙不光剑法奇烂,还连把正式的佩剑都没有,郭朝阳想到此,顿时觉得可以理解路乘的无知了。他转了下身体,从侧坐变成正对着路乘,说:“灵剑不像凡铁那样容易锈蚀,但只要是器物,就逃不开磨损,除非是那种自生剑灵的神剑,已经脱离普通器物的范畴,更类似一种生灵,自然就跳脱在这种定则之外“就例如日曜月影,便是两柄上古传承至今的双生神剑,之前跟你说玄武城这一任正副城主尊号分别是日曜月影,其实上一任,上上一任也是,这两柄神剑分别归属于顾苏两家,每一任剑主死去后,神剑便会各自在两家血脉族人中选择新的剑主,而这两位新剑主,也会成为日后的新一任正副城主,当然这只是其中一种情况。”郭朝阳似乎对剑器非常了解,说起来头头是道,

“目月影两柄神剑的剑灵活得比当世绝大多数生灵都长,年龄可能得以干记,力量自然也无比强大,是以在剑与剑主中,明显是剑占据主导地位,剑主的力量也几平都来自干神剑,可以说被两柄神剑选中的主人,无论以往天赋如何,只要认主后,就几乎一定能修到化神期,但收益巨大的同时也必然有所桎梏,那就是神剑的极限也会是剑主的极限,修到化神之后,历任剑主无一人能突破渡劫。“那也不错嘛。”路乘心想那不就相当于是只要被神剑认主,那哪怕一路躺平,也可以被神剑拖到化神期?渡劫不渡劫的不重要,甚至能不能到化神也不重要,能躺平就行,真是太适合他啦。“岂止是不错,那是让人相当羡慕的好吗?”郭朝阻说。

哪怕极限就是化神期,但化神期也几乎就是修真界的顶尖强者了,当世总共才多少化神期?算上魔域的,和一些隐世的,恐怕都不超过二十名,若是日曜月影择主时不需要血脉限制,而是向全修真界公开海选,玄武城的门槛大概都不够踩,光是进城门就得挤破头了。“但日曜月影这样自生剑灵的神剑哪是那么好见的?世上总共就这么两把,大部分都是另一种情况,剑主大于剑,剑即便生出灵性,也只是剑主的从属,就像我师叔和我师尊。”郭朝阳说到这里,神色间带上一丝终于压过路乘一头的小得意,“按我们承天剑宗的规矩,金丹以前,用普通的灵剑就可以,但金丹以后,就要开始选择自己的本命灵剑了,本命灵剑可以选择别人铸好的灵剑,也可以自己锻造,但选中后就不能再更改,以心血与其结契后,灵剑便会与剑主心魂相连,便嬖如身体的一部分,剑损,人伤,剑毁,则人亡,同时本命灵剑也会随着你的修为一同成长,渐渐生出灵性,不再受器物自然的磨损我师尊的岳峙剑,原身便是在交易会上买的一把品阶中等的灵剑,这些年跟着我师尊修为一起进境成长,如今已经是媲美日躍月影的神剑,而我师叔自己锻造的照夜剑,更是跟其一起进阶渡劫,威力更胜于这两把神剑,堪称万剑之尊!"郭朝阳说完后昂着下巴,准备接受一番路乘的崇拜注视,或是对他师叔师尊的仰慕话语,但久等未有反应,还是旁边的杜子衡戮了他一下,他才发现路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没在听他说话了,正凑到商砚书旁边,拉对方的袖子。“师父师父,你有没有厉害的灵剑给我啊?”路乘不贪心的,不强求让灵剑把他拖到化神,元婴就可以,元婴不行,那就金丹,再不济筑基中期,反正拖着他动一动吧,他真的不想努力了。“你要的那种没有。”商砚书一眼看出路乘在想什么,拿起碧霄没好气地轻敲了一下路乘的脑门,但凡有,都不用路乘说,他自己就主动拿出来了,让路乘修炼折磨的只是路乘吗?天知道他这些年到底受了多少折磨。好在,商砚书现在已经看开了,不光是必要时他可以放水的原因,另一重原因是,他终于发现了他这徒弟似乎不太适合学剑,是以这些天赶路中的闲暇时刻,他没有再要求路乘练那套互相折磨的糊弄剑法了,甚至也没有要求路乘打坐提升修为,只放任着对方吃喝玩乐睡,光音天经的威力本来也跟常规的修行体系无关,路乘是炼气或是筑基,亦或是更进一步的金丹,他的实力其实都不会有很大的改变,一切俗世的教学,都注定是无用功不过,虽然心底已经不打算拖着路乘继续在剑道这条歧路上跋涉,但是面上功夫还是要做做的,毕竟明面上他们仍然是一对剑修师徒,是以,商砚书敲完路乘后,又笑眯眯地从乾坤袖中掏出一大把灵剑,横七竖八地堆叠着摆在榻上,示意道:“虽然没有爱徒要的,但普通些的灵剑还是有一些的,爱徒可以随意挑一把。

普通的灵剑有什么用?还不得他举着练?路乘顿时兴趣缺缺

对面榻上的郭朝阳和杜子衡却是一下睁大了眼,同为剑修,杜子衡对剑自然也是相当了解和喜爱的,他们一眼就从这些剑上萦绕的灵气和剑刃上内敛慑人的锋芒意识到,这些灵剑各个不是凡品,虽然在金丹以前,用普通些的灵剑就可以,但郭朝阳和杜子衡的师尊来头都很大,是以他们手中的灵剑其实也没有那么普通,怎么也算玄字级的法宝了,而商砚书摆出的这些,最次的一把,都在地字级,其中更有几把天字级的灵剑!郭朝阳知道他师父已经暗地里给他攒了好几年灵石,就为了在他进阶金丹时,给他锻造或是购买一把天字级的本命灵剑,即便孟正平是一派之长,剑宗宗主,但天字级灵剑的价格也着实是一笔不菲的数字,在不挪用剑宗公款,只动自己私库的情况下,不是随便能拿得出来的,但商砚书随便拿出来了,还但由路乘像挑甘蔗一样地随便拿起又扔掉

其它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你到底还有几个好哥哥

你到底还有几个好哥哥

稚棠
一档全新恋综空降内娱,节目邀请的几对嘉宾曾经有过恋爱关系,但是节目组并不会公开名单,谁是谁的前任全由观众自行猜测。 嘉宾阵容更是空前的豪: 内娱斩获各种大奖的天王影帝 金融圈知名黄金单身汉级总裁 年少成名天才级电竞新贵男神 受邀的其他人也都是非常优秀的歌唱家受,舞蹈美人受,充满艺术细胞的才子。 所有人的身份地位都很体面,除了—— 简尚温,一个娱乐圈声名狼藉的花瓶。 当他慢悠悠的出现在镜头里的时候,
其它 连载 16万字
你若南风

你若南风

梦筱二
【文案】:那天周末,许知意约蒋司寻吃饭,找他帮个忙。花了几小时打扮,她盛装赴约。两人碰面,蒋司寻:“什么忙还必须得见面说?”许知意内心一番挣扎之后:“我看上一个男人,他家世不一般,自身能力强,皮囊好看,眼界高...反正特别难追。想请你帮忙牵线。”蒋司寻看着她:“看上谁了?我把人给你带来。”许知意和他对视:“不用带,他现在就在我面前。”他是她老板,也是她喜欢多年的人。蒋司寻沉默良久,因为好友齐正琛也
其它 连载 11万字
高门寒婿的科举路

高门寒婿的科举路

三六九龄
【本文将于5月24号入V,当天三更,感谢支持~】沈持胎穿到大弘朝的没玉村,爹是县衙小吏,俸禄低但凑合咸鱼。然而在乡野间皮到六岁时,他娘告诉他,在京城有个跟他订了娃娃亲的未婚妻。 他娘还说,未婚妻家里是当朝四世三公的侯门,要不是当年他们家老爷子撞大运救过人家一命,他们是无论如何都攀不上这门亲事的。 …… 次日,沈持默默地捏着几个铜板,提着一条腊肉,去了县城的书院。他一路念书科举,高中状元,位列公侯。
其它 连载 13万字
入戏

入戏

妄鸦
资深996社畜原晴之忽然被一个名为司天监的神秘组织找上门来。 他们郑重其事地告诉她,一部大名鼎鼎的古典戏曲即将降临现实。 戏曲同现实融合,在历史上属于首次,原因更是无从得知。 在灾难到来之前,他们唯一能够确定的是—— “有个极其危险的戏中人,要从戏里出来了。我们认为……只有你能阻止这一切。” * 后来原晴之终于知道了戏曲同现实忽然融合的原因。 那是一位戏中人,燃烧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跨越千山万海也
其它 连载 8万字
和CV男神配剧后,双向奔赴了

和CV男神配剧后,双向奔赴了

馨中有鬼
关于和cv男神配剧后,双向奔赴了: ——风禾尽起知名配音工作室声声入耳工作室官宣,知名作者木木樗樗制作的广播剧其中一个主役cv是风禾起时,网上关于风禾起是个只会蹭热度的野生配音博主的热度达到巅峰蹭完了知名作者木木樗樗的热度,现在又开始蹭cv大佬无尽灯的热度一时之间网上的讨伐声,叫骂声连成一片。*林风禾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厉尽这两个字是他不可触及的救赎,也是他不可言说的心悸。好不容易得到机会可以和
其它 连载 52万字
金玉难养

金玉难养

杳杳一言
【冷面糙汉x娇气包,先婚后爱,甜宠】【晚九点日更】坊间传闻恭远侯家那位金尊玉贵的小世子要替公主出嫁,远赴北境蛮荒之地。北境的二皇子无人不晓,魁梧粗莽,人称活阎罗,曾经单枪匹马杀进中原军队,凭着一身武艺,骑战马直破中原指挥使的营帐,将战局逆转为两军和谈,和谈的结果就是公主出塞。公主拼死拒绝,皇帝没办法,便求了恭远侯府家那位和公主有几分相似的小世子。这位小世子在父母兄长的宠溺中长大,长安城里人人皆知他
其它 连载 21万字